全球天主教氣候運動 | 致教堂及全世界的宣言

我們是

全球天主教氣候運動是首個多個國家、大洲、各行各業人們組成的國際聯盟。我們是來自阿根廷、菲律賓、英國、肯尼亞、澳大利亞、美國以及多個國家的非信仰人士、宗教人士、神職人員、神學者、科學家和積極分子。我們因天主教信仰、不同角色的工作以及各種關注氣候變化問題的組織而團結在一起。

我們的協作反射了全球範圍的天主教堂和我們共同的責任——去愛護上帝創造的美麗的、有生命的東西。我們受到教堂傳教的啓發,以及受節儉美德的指導,即St. Thomas(圣托馬斯 阿奎奈)所言“正確的理性應用于行動”。我們同意科學引領者們的研究發現,例如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表明人類溫室氣體的排放正在大範圍地破壞地球生態系統。我們確信這些人為引起的氣候變化會危及上帝的創造物和我們大家,特別是那些貧困人民,他們早已談過氣候變化的影響。

 

我們相信的,及其理由

我們關注點的根基是聖經,并以教堂的傳統為基礎。從《創世紀》到《啟示錄》,天主教同意一個明顯的真理,即創造物以及它們的規則是註定的,我們必須皈依和維護。這個真理已經被教堂的領導者們認同并捍衛了兩千年。對於上帝給予我們的清新空氣、維持生命的水、泥土上收穫的水果、海洋的惠賜,我們理應對這所有的恩賜給我們上帝予造物主的榮譽。我們有義務關心這些給所有人的恩賜。正因如此,氣候變化對天主教徒而言是深切的精神上的、倫理上的及道德上的問題。當前關於氣候變化的商討經常牽涉經濟理論和政治平臺,亦牽涉黨派政治以及被特殊利益集團遊說,而我們的關注點是牽涉到道德上和精神上的問題。氣候變化是關於我們對作為上帝的子民和有信仰的人對人類生命,特別是後代的責任,因為這些責任是去關愛上帝的奇妙的創造。

當Pope Francis(佛朗西斯教皇)拜訪菲律賓時,他強調了創造物和人類的相互依賴。極端氣候給弱勢群體以及處於邊緣地位的人帶來的影響顯而易見——當我們隨聖父一同給受到超級颱風海燕災害的家庭祈禱時,我們知道上千的生命逝去或是失蹤,無數的人無家可歸。

 

呼籲祈禱,呼籲行動

菲律賓大主教曾寫道:“我們是充滿希望的民族。”如同他們,我們相信我們在上帝的恩惠下團結一起,“我們能改變事物的航向。”

首先,我們意識到關於氣候危機的談話在歷史上更偏向純理智的論證,而沒有深切從精神以及道德層面上面對我們對上帝創造物的照料的失敗。因此天主教領袖們被呼籲以先知的聲音與所有人,尤其是參與造成氣候破壞的政策和做法的政治及商業領袖進行心靈的對話。而且我們還意識到我們本身也需要持續這個對話,爲了遵從造物主為所有人維持物種多樣化的目的。除非人為的氣候變化與道德意蘊的關係被明確建立與接受,否則社會很難轉型為一個適當的可持續發展的技術、經濟和生活方式的時間框架。

在科技進步和現實生活經驗的指明下,我們給我們的祈禱者上帝治愈的慈悲,因為我們在全世界運作,去關愛和擁護有需要的人和所有的創造物。

我們呼籲基督教的兄弟姊妹一同去捍衛共同利益,通過瞭解及關愛那些最難以捍衛自己的人群,也就是貧困群體,我們的孩子,已出生的和未出生的後代們,還有上帝創造的所有其他形式的生命。

由於我們知道有許多積極的解決方法,我們會積極支持那些要求有力的國際氣候協議的聲音,以及呼籲和鼓勵有決心的人去對話。

我們邀請所有的天主教徒一同探討氣候變化問題並且加入未來的行動——對這個重要的問題增加意識以及做出公眾範圍的行動。

最後,我們把我們做的所有努力託付于耶穌,是他讓所有事物煥然一新。

 

結尾:天主教教義的延續

Pope Francis(佛朗西斯教皇)將會發行一個關於關愛環境的通諭。這個文件會繼續進行教堂給我們的Saint John Paul Ⅱ(聖約翰保羅二世)和Benedict XVI(教皇本篤十六世)以及跨全世界的許多主教的教義。我們今天已經聽到了Pope Francis(佛朗西斯教皇)的持續性的言語。有了這個宣言,我們現在在以下簽名,為把這些教堂的教義帶給世界尋求幫助。

以此方式,我們總結了以下這些希望的話語,這些話語由開放的教皇的教皇權提供:

“今天,其中有太多的黑暗,我們需要看到希望的光,去當一個把希望帶給他人的男人或女人。去保護創造物,保護每一個男人和每一個女人,用溫和的心和愛去看待他們,就是開闊了希望的視野;這是從沉沉烏雲中打通一束光線;這是給希望帶來溫暖!對於信徒,對於我們基督教徒,像Abraham(亞伯拉罕),像Saint Joseph(圣約瑟夫),我們帶來的希望與上帝的視野相互映襯,並且已經在我們之前被耶穌開闢。這是建立在堅固上的希望,祂就是上帝。”

+Pope Francis(佛朗西斯教皇),2013年三月十九日

 



LIKE US

FOLLOW US